经典文章经典文章

梦里不知身是客

2020-01-07 15:31:46 写回复

 今早醒来的一瞬间,我分不清身处深圳、荆州,还是洛阳,一路上恍恍惚惚,平时车水马龙的路上也稀稀疏疏的,这条路我已然走过近180天、360次,没想到却依然陌生,这条路的模样像突然从我脑海中被橡皮擦擦掉一般。

 既然有容易擦掉的路,同样也有一直魂牵梦萦挥之不去的路,那就是公安县黄金口分水闸到先锋村我家门口之间的八里归乡之路。这条路伴随着台河一路延伸,漫漫乡愁泪,皆化台河水。它承载了我每次的归来和离去,无论春夏秋冬;它承接着故乡与流浪之间的桥梁,无论悲欢离合。在我还未来得及在脑海里数清我有多少次站在这条路上之前,我已经数不清了,因为它已经深深地烙印在了我的血液里,我的骨子里。在梦里,我不知多少次踏上这条八里故乡路,而且次次都显得格外熟悉,格外安定

原创文章

,格外从容。

 昔我往矣,杨柳未发芽;今我来思,雨雪霏霏。此次归乡,看到了飞雪连天,一片银装素裹;此次离乡,却来不及领略杨柳依依,但我知道杨柳一定会蓬勃出芽,然后依依。就像我知道那一树树粉红的桃花马上就会绽放,花落嫩叶出,第一波桃叶也

原创文章

会分外翠绿,花叶两袭人;就像我知道洁白的梨花、李花马上也会争相斗妍,花开满园;就像我知道沿路的那八里油菜花也会逐渐摇曳生姿,将整片田野都染成金黄;就像我知道花间的蜜蜂、叶上的蝴蝶、台河湖泊里的蝌蚪、钻出地面的蚂蚁、一边盘旋一边高呼“豌豆八果”的布谷鸟都将成群结队地加入这场乡村的狂欢。

 它们好像都在向我述说着:陌上花开,可缓缓归矣。

 我爹爹(即外公)在世时,曾在屋前台河边手植了兰花长排,河腰上手植了两棵桃树、一棵桔树、一棵李树,屋后则有蝴蝶兰、仙人掌、美人蕉,还有一藤爬着树的葡萄,如今我再也找不到它们了。它们都随爹爹而去,只有在梦里才能重聚。我们的祖辈已逝去大半,四世同堂也随之出现在越来越少的家庭里,一直自以為未曾长大的自己不经意间已到而立。

 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记忆里,总是看到爹爹椅背靠着墙壁坐在屋檐下,拐棍倾斜地竖在旁边的墙上,握着烟杆抽他自己种植的叶子烟,白色的胡须中间夹杂着几根黑色的胡子,用火柴慢悠悠地划燃烟卷,惬意地吐出一圈一卷的烟雾。烟雾慢慢腾空,飘到天上与一卷一圈的云朵重合到一起,我看到了爹爹在云朵上抽烟,再看屋檐的墙边,空空如也。

 有人说,思念越长,影子越长。昨夜的梦里,在夕阳西下的傍晚,我和爹爹来到屋后他耕种了一辈子的菜地,爹爹走在前面,我站在他身后,看

原创文章

着他的背影越走越远,越走越远,影子却越来越长,越来越长……

精彩推荐
相关推荐